揭穿《乌有之纟》高举毛的旗帜反毛的罪行

向下

揭穿《乌有之纟》高举毛的旗帜反毛的罪行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四月 03, 2013 10:48 am

揭穿《乌有之纟》高举毛的旗帜反毛的罪行

——《红色恐怖》与《白色恐怖》

——商欣仁——。



一,



毛主席发动***的目的是好的,可是一开始就遭到党内走资派的顽强抵抗和破坏,使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变成了一场“灾难”,

“红色恐怖”和“白色恐怖”就是证明。



二,



严格的讲,《五一六通知》的起草和制定是刘少奇(政府)按毛主席)(党)的意见在抗州完成的,毛并没有参加此次会议,但内定“彭罗陆杨”为反革命是毛的意思,《五一六》通知》经毛同意后由刘少奇政府出全国发出,文/化/大/革/命开始是刘少奇政府率先领导的运动。,







三。



《五一六》通知写得明明白白——

“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政府内,军队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这就是问题的“要害”,这也是文/化/大/革/命必定会变成一场灾难的“结症”。

这也是遭“党内反抗和破坏”的原因。







解放后经过上十次大的运动,每次都有是整党外的人,这次不同,这次党再三申明重是

整“党内的”,不是整“党外的”。这也是至今被“党内”当权派及其子女“痛恨文革”的原因。







那么,解放后一直挨整的“五类分子,资本家,劳改,劳教分子。。。。。”等为什么也不喜欢文革呢,这就要从走资派(党内一部分人)中找答案。







走资派(“党”)是多么聪明的人,他们在大灾到来之前,不会坐以待毙。

他们以百倍的疯狂转移了运动的大方向,把本来整他们的运动转嫁给那些当时的弱势群体——五类分子等,

他们想把社会搞乱,把生产搞乱,给毛带来难题,以便毛改变主意,已便自已渡过难关。(这目的后来基本上实现了),

这就是把“扫四旧”变成“红色恐怖”的原因。



七,



从一九五五年,中央在群众中开展了法制教育,有些并不属犯法的“四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统称四旧)还在群众中有一定市场,群众分不清,那些属犯法,那些不犯法,引响到法制教育的进行,因此,从五五年开始,每年过年过节前后,,都在群从中加大“扫四旧”的宣传教育活动,

“扫四旧”并不是什么新鲜玩艺/



八,

文/化/大/革/命是以“文化”二字开头,毛主席以“扫四旧”开始,其意义深刻,

毛做梦都没料到,一开始,他就被他们干部(走资派“党”)玩弄了一番。他忍无可忍,最后像一头雄师一样,疯狂地跳出来。再三呼吁这并不是他要搞的文/化/大/革/命,这是一场“白色恐怖”

这就是“炮打司令部”的原因,



九,



此时中国还没有“四人帮”,也没有“造反派”。

但此时,“扫四旧”的“红色恐怖”在走资派(党)操纵的“红五类红卫兵”和工矿“红五类工人红卫兵”(这些人后来都成了保守派)的铁扫帚袭击着江城的大街小巷,机关,学校,工厂,矿山。农场,公社,医院,科研单位,居民属舍。。。。。

对五类分子和资本家,劳改,劳教人员进行抄家,站板凳。罚跪。戴高帽子游街,架“飞机”示众。。。。。。。

对一般群众,剪头发,剪辩子,剪裙子。。。。。。

砸没有革命意义的招牌,街道名,砸寺庙,。。。。

焚烧抄来的古文字画,不革命并且还有封建迷信色彩的书籍画报(这算扯得上“文化”二字)

抄查经解放后历次运动还被资本家暗藏下来的的黄金,银块,金银珠宝手饰。。。。

高潮的几天,每天都有不堪忍受的无辜者投江,上吊。服毒。。。

每天,红五类红卫兵和工矿红五类工人红卫兵的身影都横冲直闯地在全市大街小巷,对出身不好的人和五类份子。资产阶级份子,和海外关系家庭成员的折磨照样如火如荼的进行。。

只要看过当年希特勒法西斯德国对待犹太人的镇压的电影的观众,就不难想象当时黑云压境的武汉是何等恐怖(受害人和家属更体会得比我们局外人深。但他们至今也不敢讲),

我今天说出来年青人很难相信这事情发生在一九六六年时的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大陆。





此时的武汉市民,对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深感不安,每天,大街小巷互不认识的群众,三五成群,或二三十人一圈一圈地互相打听消息,小道消息真真假假满天飞,

人群中,摇头摆手者一定是出身好的人,忧心肿肿,站在圈子外偷听的人一定是出身不好的人,

人群中,凡见到本单位有人在时,就马上转身到别的圈子中去,因为,每个单位都有党支部,党小组,党隋时在监视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人群中,对被红卫兵这样整的五类份子和出身不好的人深表同情。但都沉默不语。

在各工厂,各车间工人们三五成群窃窃私语,相好的人的话,不相好的人是听不到的,党小组很难开展工作,这就是后来的派别的形成,

红五类工人红卫兵在工厂负责接待全国,全省来串联的红卫兵,这些人后来都成了“保守派”。

此时还没有“造反派”,他们混在群众中,



十一.



此时,武汉红卫兵钢二司司令,学生***员杨道远正关在学校自设的牢房中。工人总部一号头朱洪霞,二号头共/产/党员胡厚明正关压在各自的工厂中,

武汉各处关压了几万名无辜的工人,干部,医生,教师,科技人员,工程师,演员。和省市个别出身不好,或家族中有海外关系的高级领导干部。汉剧名演员陈伯华,京剧名演员郭玉昆,楚剧名演员常常沈云阶,武汉大学校长李达(党的一大代表)都遭到批斗。各中学出身不好的校长,出身不好的教师都遭到红五类红卫兵的批判和斗争。。。。

。。。。。(后来,凡被批斗的人和其子女,都成了“造反派”)

十二,



再看北京,刘少奇政府派他的工作组,在24所大学中,10211名学生以右派名义被关在学校自设的牢房中,2591名教师,教授被打成反革命,相声演员候宝林,各大学校长,教授等也遭到批斗。



十三



五类份子及其子女遭到了灾顶之灾。

在武汉,红色恐怖最高潮的二十天。八月十日至九月五日,就官方公布数字,自杀案共发生112起(不少被抢救过来)投江,上吊,跳楼被红卫兵一司学生打死逼死人数实际62人,(不包括抬到医院后死人数)实际上三倍于此数,

据字官方公布的数字:红五类红卫兵(一司)和工矿工人红五类红卫兵(职工联合会和百万雄师前身)

共抄家2万一千家,查抄黄金550公斤。白银900公斤,银元26万7千块,现金440万元(当时一般工人工资38元,)古字画5700幅。。。。。,

(请问:这些和毛主席的扫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扫四旧”有什么共同之处,这明明是走资派(党)他们的亲信借机抢夺老百姓私有财产。而且。这些财产后来一直归未还。是一笔糊涂帐)



十四



此时的薄希来,正是北京“联动和西城纠察队”红卫兵,“左得不能再“左”。打砸抢先锋队,

此时的《乌有之纟》主要成员。多数就是当年的“红五类红卫兵”,“左”得不能再“左”

二者都是“红色恐怖“的急先锋。,

这就是《乌有之纟》主要成员不想再提“扫四旧”和“红色恐怖”,更不准批判和清算的原因,

官方把这笔帐推到当时根本不存在的“四人帮”“造反派”身上,以洗清和解脱自已,

走资派(党)为了防止群众揭发此事,他们又用“文/化/大/革/命好”来封住市民群众的咀,谁说此事,就是“反文革派”就是“反毛派”。就是“汉奸”。把那些头恼筒单的人糊弄住。

至今,人们也没弄清扫四旧到底是毛支持的还是毛反对的,不少反毛的人,正是利用这一点攻击毛。攻击四人帮,攻击造反派,

至令,武汉扫四旧中的冤案,一个都不准提,就连

因为撕了一张大字报和工厂红五类工人红卫兵打架的工人庞玉来被当局枪毙的事,“乌有之纟”一伙都不准提及。。。。。。

走资派(党)操纵下的“乌有之纟”一伙的目的就此达到,

“乌有之纟”在走资派(党)的操纵下。打着毛的旗子反毛再明显不过。

“乌有之纟”是一个反动的网站。

他和当局的斗争,是权力和利益分配不匀的斗争,和要保卫毛的社会主义毫无关系,他们根本就不会回到毛时代,我们不要上当。



十五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主要当权者80%。都是当年这些红五类红卫兵,他们对“扫四旧”时“红色恐怖”,都避而不谈,官方将此事推到造成反派身上



十六



为了掩盖自已在扫四旧和红色恐慌怖中所犯下的罪行,《乌有之纟》以***“好”为藉口,封住知情人的口。不但不让揭发“扫四旧”和“红色恐怖”的罪行和真相,反而大唱“文/化/大/革/命好”“扫四旧好”“红色恐怖好”的赞歌。和毛主席的“白色恐怖”唱对台戏,

人们只要弄清二个常用词,就能分清他们是谁,

凡被他们斗过,整过的人,他们很抱歉,

常说;“某人在文革中受到“冲击”。

凡是他们一伙的人,就一定引以为荣地说:

“某某在文革中受到四人帮帮派体系的“迫害”。

他们决不为“四人帮翻案”,这就是他们的“特征”。



十七



毛主席说扫四旧是白色恐怖,不是他要搞的文革。

同年八月七日,他写了一张大字报在《人民日报》发表,题目是:



“炮打司令部” (全文)


——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一篇大字报和这篇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省的吗?
毛主席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



十八



毛的大字报发表后,《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社论再三告诉全党,现在的“牛鬼蛇神”。不只是指社会上被打倒的五类份子,重点应该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和社会上的被打倒的资产阶级串通一气,妄想颠复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江山。。。

没想到这又被武汉红五类红卫兵(一司)误认为中央毛主席支持他们的行动,大字报是指北京,特别是只指北京大学,并不是指武汉,

在武汉“红色恐怖”行动反而变成高潮,直到九月下旬,“红色恐怖”的扫四旧才停下来。

停下来的主要原因是毛的大字报外,被压迫的学生和教师恁这张大字报开始反抗,在杨道远,龙铭鑫,彭勋。郭保安。聂年生。。。。等等成千上万师生的反抗下,红五类红卫兵才收敛凶杀的面具。运动平息下来,

学生和教师拿起大辨论的武器,文革才正式开始,

十月,武汉***的“大字报,大辨论”才正式走向前台。这才是毛主席要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是被走资派(党)压迫者的救命者,他们一直感谢毛主席,他们才是真正的“毛派”



十九



薄希来倒了,〈乌有之纟〉网站被当局封了,真是大快人心,压在武汉群众。武汉受冤家属和造反派身上的一块大石被搬开,武汉群众可以写真正的“武汉文革史”了,宛

冤案不能伸。但可以写了,让下一代不要忘记那一段“恐怖”的历史,弄清谁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这些“假毛派。冒牌货”没有落下好下场是历史的必然,

现在有一些人还没认清〈乌有之纟〉的反动性,认为当局不应封杀不同的声音,要民主,但是你没发现。〈乌有之纟〉杂志何时民主过,他的网站,谁都进不了,不同声音他容忍过吗。他们以毛主席,马克思自居,其它声音都是“反文革派”“反毛派”“汉奸”“走狗”,好象中国革命就全靠他们这一伙人了,他们对当局除了骂,就是骂,要大家和他们一道***。以便他们上台。他们上台,有我们好日子过吗。

我们不能再上当。



二十



毛主席逝世后。中国发生了十月政变,簿希来和“乌有之纟”中大多数成员当时都是“弹冠相庆”的急先锋,都是反四人帮的有功之臣,没想他们自已慢了一步,桃子被其它快手摘跑了,心中不服,回头纠集同命的人,团结曾被自已斗过的人,重新打起毛的旗帜,和当局争权夺利,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要按毛的路线走下去,

人们只要搞清了这些内情,才会弄清簿希来和《乌有之纟》一伙,他们把他们制造的“红色恐怖”的罪恶,推到认定是“白色恐怖”的***身和四人帮,造反派身上,他们从来就不为毛主席伸张正义,从来就没有为弱势人群伸张正义,他们只抓一些小事和台上当权派叫板,在重大问题上和当权者一个口气,他们要保卫的是走资派(党)。因为这个走资派(党)他们上台还要用。所以他们反对“多党制”。

他们从来就不是真正的毛派,而是打着毛的旗号和台上当权者争权夺利的反毛派,他们和台上当权派是一丘之貉。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