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革时期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生活”告诉了我们什么?

向下

一个文革时期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生活”告诉了我们什么?

帖子  Admin 于 周日 四月 14, 2013 3:48 pm

一个文革时期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生活”告诉了我们什么?



人民匹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4490160102e51d.html 

2010年6月28日至7月4日出版的《书刊报》,摘编发表丁冬先生登载在《文史参考》上的文章:《王洪文的***生活》。丁先生文章中所写的那些事实,在下无异议,只认为标题应改为《一个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生活》,因为文中揭发的王洪文“***生活”,全部发生在中共中央副主席任上。  

丁先生写这么一篇文章,想告诉人们的无疑是:“四人帮”不但是反革命,生活也***。但实际上,文章倒向人们传播了一个意思相反的信息:那个时候官场非常清廉,包括那些被超常规选拔上去(或曰“造反起家”)的新官也不***。

一、那时候官俸很低,升官不发财

丁先生说,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原来月工资67元2角,到中央工作后还是67元2角”,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原来没有工资,在大寨挣工分,大寨每个工分1元5角,一个月出满勤是45元。陈永贵除了继续挣大寨的工分外,山西省每月补助他100元,中央每天也给陈永贵1元2角的生活补助费,一个月36元” 。中央(古代叫“朝廷”)的新官拿这么一点钱,国家用这样的方式给他们发工资,在古今中外历史上是绝无仅见的。  

二、他们都比较自律。

丁先生说:“参加国务院会议喝一杯茶要交1角茶叶费,吴桂贤原来不知道这个规矩,就喝了茶,知道这么规矩后,就说自己不爱喝茶,只喝白开水了。陈永贵在消费上也比较克制,接见外宾收到一些计算器之类的小礼物,他都上交。”   

丁先生抖出这样的材料,显然不是要赞扬文革,是为了衬托王洪文生活“***”。王洪文在生活上也确实没有象他的同僚吴桂贤、陈永贵那样严格要求自己:  

三、丁先生说:“王洪文原来月工资68元”,“上海方面也给王洪文生活补助”,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张敬标说,“洪文处是每个季度给点钱,……有几百元”。

四、免费享用企业试制品。丁先生尽其所能地罗列了上海市轻工局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马振龙送给王洪文“试吃、试穿、试用、试玩”的轻工新产品:“从香烟、酒类到糖果、罐头,从手表、照相机、打火机到录音机、电视机……高级瓷器、玻璃器皿……高档食品、家用电器、日用百货、渔猎用具……”王洪文究竟“试吃、试穿、试用、试玩”了多少产品,价值几何?除了已经吃掉的以外,其它大致应该原物还在。“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后,王洪文的办公室,在北京和上海的住处不用说是被查抄过的,应该有记录单子,张敬标按季度给王洪文几百元生活补助,也应该有财务凭证,丁先生为什么不如实公布出来呢?丁先生语焉不详,是不是要给人们留下想象空间?  

五、丁先生说:王洪文“当了中央副主席后,并没有量入为出”,他“爱打猎,爱钓鱼、爱看电影过路片、爱请客。1974年1月,十届二中全会开了三天,他就宴请上海的中央委员两次,一次是从上海‘莫有财’菜馆调去厨师做中餐,一次是把上海锦江饭店的名厨调去做西餐”。  

六、丁先生说:“王洪文爱喝茅台酒,被捕以后还从他办公室酒柜里发现不少整瓶茅台酒。”这些整瓶茅台酒是从哪里来的?丁先生说:“当时人民大会堂举办国宴。每次国宴结束后,都要把瓶中剩下的茅台酒并在一起,然后重新装瓶,内部供应,一两块钱一瓶,王洪文看中这个机会,去买了许多次,一些人知道后就很看不起他。”一个中央副主席,用自己的菲薄收入买宴会上吃剩的酒喝,有失身份可以说,***的帽子恐怕扣不上。  

丁文揭露王洪文“***生活”的文字,已纤介不漏搜集在帖子里,王洪文的“***生活”,也可能仅如丁先生所揭发的而已。翻遍“四人帮”罪行材料,包括叶永烈先生于2009年4月发表的182万字的巨著《“四人帮”兴亡》,未有一言说王洪文有***罪,有来源不明财产罪,这个当时还年轻的副主席,也没有任何桃色新闻。  

中共十大选拔了三个工人和一个农民直接进入中央最高决策层,他们是王洪文、吴桂贤、陈永贵和倪志福(政治局候补委员),丁先生的文章写了其中三人在当时的现实表现。改革开放中涌现出来的拔尖新官们,不管是中央的、省部的,还是地市的、县区的,还是乡镇的,如果都能象吴桂贤、陈永贵那样,或者“***生活”只达到王洪文的水平,我们现在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还用得着如此辛辛苦苦地反贪反腐吗?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