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卫兵小报漫谈之十:《扬子江评论》

向下

红卫兵小报漫谈之十:《扬子江评论》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四月 03, 2013 7:39 am

红卫兵小报漫谈之十:《扬子江评论》(2010-11-20 21:31:47)转载▼标签: 鲁礼安扬子江评论北斗星学会决派冯天艾红卫兵小报表刘丰杂谈 分类: 胡庄子·红卫兵研究
红卫兵小报漫谈之十:《扬子江评论》



红卫兵运动中,有“北有五一六,南有北决扬”之说。

“北、决、扬”指湖北著名的造反派鲁礼安和冯天艾创建的名为“北斗星学会”、“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无产阶级革命派联络站”(简称“决派联络站”)和他们主办的《扬子江评论》。

《扬子江评论》1967年12月25日创刊(当时叫《扬子江》),1968年9月停刊

鲁礼安回忆说:在5月16日《五一六通知》发表一周年之际,我们在田国汉(武昌某国营印刷厂工人)所在的印刷厂里印刷了《扬子江评论》创刊号。以“新华工决战决胜战斗队”的名义发表了我起草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派》一文。……这一期《扬子江评论》上还发表了冯天艾的《派别与派性》一文。之后,冯还将在这个《评论》上发表一系列的文章,而我的这篇文章则是我文革中的“绝笔”。(鲁礼安《仰天长啸》第269—270页)

除了华中工学院的鲁礼安和冯天艾为《扬子江评论》撰稿之外,武汉大学经济系学生郭仲藩,武汉大学历史系学生杨秀林等也是《扬子江评论》的撰稿人。

1968年5月17日,鲁礼安听说湖北黄石可以搞到《扬子江评论》所需的纸张,欣然前往。当晚,他经过铁山时被“新派”抓获,后被投进监狱,从此他在监禁中渡过了漫长的十余年……

《扬子江评论》上发表了批革命委员会、批军区、主张武装斗争、批周恩来、批张春桥的文章。——这些观点后来被当局概括为煽动“反对新生的革命委员会,重建他们所谓的‘崭新的国家机器’”、“反对人民解放军,重建他们所谓的‘人民武装’”、“反对中国共/产/党,重建他们所谓的‘决派党’。”

1968年8月22日,湖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曾思玉在省革委会上宣布:《扬子江评论》“是一本极端反动的刊物”,鲁安礼和冯天艾“是现行反革命分子”。

1969年9月27日中央发出《中共中央对武汉问题的指示》(即“九·二七指示”,据说是康生炮制的):“在武汉出现的所谓‘北斗星学会’、‘决派’这类地下组织,幕后是由一小撮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假借名义、暗中幕后操纵的大杂烩,那些反革命分子的目的,是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反革命复辟。他们不择手段,制造谣言,散步各种反革命的流言蜚语,混入群众组织,进行挑拨离间,大刮经济主义、无政府主义妖风。对这类反革命地下组织,必须坚决取缔。”“所谓《扬子江评论》,是一些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幕后操纵的反动刊物,肆无忌惮地大量放毒,必须查封。《扬评》的主要编写人员,应由湖北省革命委员会责成有关机构审查,按其情节轻重,分别严肃处理。”

随后,《扬子江评论》停刊。武汉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批判和清查“北决扬”斗争。

1969年10月3日,湖北省负责人刘丰在革命委员会扩大会议上作关于“北斗星学会”、“决派”及《扬子江评论》问题的专题报告。他专门说到《扬子江评论》及主办者:



毛主席教导我们:“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反动刊物《扬子江评论》“北斗星学会”、“决派”的反革命喉舌,就是说这一小撮叛徒、特务、反革命分子,为制造反革命舆论而搞起来的。这个反动刊物创刊于1967年12月25日,它的前身叫《扬子江》,一九六七年九月就出现了。《扬评》的反革命活动,大体上分为但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67年12月到1968年5月,他大肆刊登“北斗星学会”、“决派”的反革命《宣言》、《纲领》、《章程》,极力地鼓吹所谓的“决派思潮”。第二个时期是1968年8、9月间,它连篇累牍地发表了极为反动的“四评”,疯狂地攻击党中央的负责同志,炮打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第三个时期即今年五月到七月底,它以各种名义发表了十多篇反动文章,极力为错误的所谓“反复旧”运动制造“理论”根据,炮打“三红”。……

一号头头鲁礼安,华中工学院学生,所谓的“鲁克思”,是一个恶毒攻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二号头头冯天艾,华中工学院学生,1968年7月28日在武汉开的反革命黑会就是他负责召集的。他恶毒攻击我们的党中央,攻击解放军,去年发表的极其反动的“四评”,就是他写的。杨秀林,武汉大学学生,文/化/大/革/命前,就因攻击我们伟大领袖,咒骂我们社会主义制度,并企图外逃投敌,清理阶级队伍中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刘丰在湖北省革命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关于“北斗星学会”、“决派”及《扬子江评论》问题的讲话(1969年10月3日),传单。)



鲁礼安、冯天艾都被监禁十余年,杨秀林也遭监禁,郭仲藩受到批判,印刷工人田国汉遭到长期监禁至精神失常。更多的是与无关的“北决扬”人也被株连而投进监狱。

一张小报,竟然弄出这样大的动静来……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