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焱金回忆录、领导意志和民主 /云淡风轻

向下

吴焱金回忆录、领导意志和民主 /云淡风轻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7, 2013 2:23 pm

吴焱金回忆录、领导意志和民主 /云淡风轻
[ 作者:云淡风轻 转贴自:原创 点击数:3 更新时间:2011-7-9 文章录入:仁者不忧 ]

[原创]吴焱金回忆录、领导意志和民主

吴焱金回忆录、领导意志和民主,把这三个话题放到一块来说,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但是今天下午的一件事情,使我不由得把这三个话题联系到一起。
今天下午,我回到老单位,想去看一位熟人。我在老单位当一把手时,此人是我的副书记。后来他调任其它单位的书记。当有人知道我的意图时,好心地告诉我,他最近出事了,你最好不要去见他。我一惊,忙问出了什么事,是经济问题吗?我对这个人的印象是:群众基础好、才华横溢、办事干脆利落、疾恶如仇。但现在的事,谁能说得清呢?一个非常好的人,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变坏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某人出问题,如在毛主席时代,绝大部分是政治问题,比方怕苦怕累、脱离群众、对老百姓摆架子啦等等等等。改革开放以来,说某人有问题,按照思维惯性,绝大部分意味着经济问题,比方***、受贿、搞女人啦什么的。
对方回答我:不是经济问题。我又问:那到底是什么问题?
对方的回答令我既感到好笑又感到十分沉重:市长要来视察工作,我熟人所在的单位负责接待。接待嘛,就要打扫卫生、挂欢迎红幅、摆鲜花、准备水果饮料什么的。一位工作人员,不慎将自己的手机忘在了鲜花下。市长正在会议室高谈阔论时,那部手机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结果,领导大怒,我那位熟人又不作深刻检讨,领导当即把他的书记帽子摘了。
我不相信。追问了一句:“就因为这吗?”回答是。
我陷入深深地思索中,想了很多很多。
我想起了吴焱金回忆录,在记述见到周恩来总理时,作者写到:“文革中我多次当面聆听他的教诲,他永远是慈祥、和蔼、亲切、耐心地听我们讲话,从不乱扣帽子,也不以势压人。”
我又想起民主。民主的说法可谓多矣。建国后的三十年尤其是文革,被说成是独裁时期。可我实在不明白,文革时,随时可以给领导贴大字报叫独裁,现在因一点小事领导就把人撤职叫民主?
我为我的朋友叫屈,工作有失误可以批评,撤职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上述观点刚一说完,便引来一阵苦笑:你以为还是毛主席时代啊,给你和风细雨地做政治思想工作,批评从严,处理从宽?现在讲究地是执行力。什么是执行力?就是领导说的永远是对的。工作没干好,你去死吧!
我无语。
我坚定了去看朋友的决心,为了友谊也为了安慰他。还有一点私心:我已经不是这个单位的人,打击报复对我无效。
附:金水桥畔博文:吴焱金眼中的中央领导同志
凡经过文革的武汉人,恐怕没有不知道吴焱金先生的。
吴焱金先生参加了武汉地区文革全过程,他是武汉工人造反司令部的一号头头,后结合到武汉市革委会任副主任,1976年后被捕入狱,判刑8年。

因为文革,吴焱金这样一个普通的工人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并得以接触从中央到地方的许多大人物。

近日吴焱金先生的回忆录《四十三年望中犹记》在海外出版,文中就写到与中央领导的近距离接触,其所见所闻读来颇有兴味。

比如提到当年的空军司令、中央政治局委员吴法宪,吴焱金是这样写的:

“1969年5月18日中午,我正在北京京西宾馆寝室里睡午觉,在睡梦中突然被一个人推醒。推我的人原来是矮胖的空军司令员吴法宪,他的外表形象让人不敢恭维,使人看了会忍俊不禁,但他待人却是和蔼而亲切的,没有一点大首长的架子。他叫我赶快起床,去参加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吴法宪这样的大官,居然到房间通知睡午觉的工人代表起床开会,如不是当事人吴焱金亲自所言,我是不相信的。

又比如提到陈伯达(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黄永胜(时任总参谋长、中央政治局委员)不修边幅和不雅坐姿时,写到其“印象深刻”的一件事:“陈伯达上完洗手间回来,坐在我附近的沙发上,他的坐姿经常变动,这次就叉开裤裆斜靠着,裤裆的拉练完全是敞开的,我很想提醒他把拉练拉上,但又恐当众说他会出洋相。”

作者评价道:“同总理比起来,他也太不讲究了。”

但陈伯达不摆首长架子这一点获得作者好感,他写道,一天陈伯达来到学习班,就“一屁股坐在冰冷的走廊水泥地上,恐怕没有第二位中央首长这样随便了”。陈伯达作为中央五大常委之一的高官,坐在工人代表住地房间门口的地上。

至于黄永胜,“也是东倒西歪地靠在沙发上,有时还跷起二郎腿”。

这哪里像人人心目中的中央首长?

毛主席和林彪,作者说只是在参加接见和天安门几次重大活动中见过。他提到1969年5月18日的接见,当日下午3点,在《东方红》的乐曲声中,毛主席、林彪、周恩来等依次走上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一同登上主席台的党、政、军领导人相当多,陈毅元帅去了,徐海东大将坐着轮椅也去了。毛主席微笑着向我们频频招手。我的座位离主席台只有几米远,所有中央领导人都看得真真切切。毛主席当年的确是满面红光、神采奕奕,他高大魁梧的身影在台上来回走动。其间,毛主席和站在主席台前排中央的白头发地质学家李四光握手,较长的时间交谈”。

作者没有提到江青,但说到林彪夫人叶群。

书中写道,在中央领导同湖北代表四个通宵的谈话中,叶群讲话不多,每次她都热情地和我们握手,叶群在唯一的一次讲话中称自己是“半个湖北人”,和我们攀老乡,并说“很理解你们所受的委屈”,承诺“我将把你们谈的情况报告给林副主席” 。似乎是很亲切和蔼的一个人,好像邻家阿姨。她说自己以前在军队中不过是个广播员,是与林彪的结合改变了她的命运。想不到两年多后她与林彪命丧蒙古温都尔汗。

周恩来总理是作者“最崇敬的人,也是感到最亲切的人”。

吴焱金先生满含深情地写了这样一大段:

文革中我多次当面聆听他的教诲,他永远是慈祥、和蔼、亲切、耐心地听我们讲话,从不乱扣帽子,也不以势压人。1969年5月18日毛主席接见我们后,我在人民大会堂问周总理:“主席今天在台上和李四光说什么悄悄话?”总理告诉我们:“主席问李四光恐龙是怎么灭绝的,李四光说是小行星撞地球,导致地质结构和气候的变化使恐龙灭绝。主席说,没有小行星撞地球,恐龙也会灭绝,为什么呢?恐龙太大了嘛!物极必反,先称霸后灭绝是必然的规律。” 周总理借此告诫我们,你们现在就很膨胀,很自以为是嘛!任何人一意孤行就会走向反面。他的批评不使人难堪,而是让人心悦诚服。党中央在北京开九大,我们在武汉搞“反复旧”,闹出那么大影响的事,周总理只是一开始说了“胡厚民,你过来,我领教领教你”这句最重的话,以后四个通宵再未说过我们一句重话。和我们一块儿吃饺子,一块儿看电影,还拉着朱鸿霞和我的手说:“回去好好做工作,我相信你们。”

在吴焱金先生的心目中,周恩来是一个超人,一个完美的人。






上一篇文章: 这样维稳能隐吗? /吴焱金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六十年代网友『仁者不忧』于2011-7-9 7:10:14发表评论:
评分:3分
早知道云淡风轻同志是位有独立思想.刚正不阿.才华横溢的领导干部。在当前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洁身自好.特立独行.犯颜直谏实是难得也为难。特别在朋友蒙受不白之冤时,不顾自身安危,不趋炎附势,对朋友忠心耿耿。既使我们看到官场黑暗的一角,又使我们看到还有象云淡风轻这样正直正气.光明磊落的真正的共/产/党员! (吴焱金)
文章中好多思想能引起共鸣。看得出你那位朋友也是个刚直不阿的性格,请告诉他:这样的官不当也罢。

越来越怀念已经过去了的时代,比如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的社会风尚,领导关心群众疾苦的民主作风,那时工会为职工办实事,困难家庭都能吃到救济,虽然穷点可人的精神面貌很好。(玉人)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