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极左”到极右的文革叛徒鲁礼安

向下

从“极左”到极右的文革叛徒鲁礼安

帖子  Admin 于 周一 二月 04, 2013 7:06 am

从“极左”到极右的文革叛徒鲁礼安

十一年的牢狱使鲁礼安从一个文革中的跳梁小丑式的极“左” 份子变成了一个极右的文革叛徒。
  在文革中他以极左思潮,毒害了一大批青年学生,特别是中学生中的天真而又幼稚的红卫兵。而十一年以后,以一本文革回忆录《仰天长啸》为武器,以一个文革的叛徒的身份投入了***、反文革、反***思想的极右行列,得到了***专家余杰的青睐,亲自为其作序。很遗憾的是,我至今没有见到《仰天长啸》的原文,无法作进一步的具体的评论了!(当时没有,现已看到其电子版)回忆文革的过程,在幸存的人们中,也许我是少有的几个能对鲁礼安进行评论的人了!
  我是当年新华工红色造反团的所谓“四大金钢”(这是学习班中由走资派强加的)之一。我们参与了《北斗星学会》的筹备会(这是办学习班时,迫害我们的人所说的.据鲁礼安写,他们另有筹备会,那只是他们筹备之初,想拉红反团的人加入而开的一次会),但因不同意他的极左而分道扬镖了,在后来的“学习班”中,有人指责我们是一明一暗。他也曾向我们宣传过“决派”,但我们认为是中学小孩的激动而没在意。至于《扬子江评论》开始的主编(应是以决战决胜战斗队名义编的第八期,因本人对他们以前的报纸没印象而误以为是开始的)还是我和冯天艾,只因我们不满意他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与叛徒考茨基》一文中公然把矛头指向周总理而退出,重办了一份我们自己的报纸《新华工(聂派报)》。
  记得鲁礼安的被捕大概是在他68年春去黄石的铁山之后,他在黄石挑起了造反派的内斗,走资派借此制造出了“黄石发生反革命暴乱”的舆论并妄图借此来镇压造反派。为此我们红反团组织了赴黄石调查团,进行了为期几天的调查,后在《新华工(聂派报)》上发了一个调查报告,并由我写了一篇社论《黄石市根本没有反革命暴乱》。但在以后走资派对造反派的迫害中,“北、决、杨”成了造反派的代名词,正是鲁礼安极左行为给走资派对造反派的迫害提供了借口。
  在70年对造反派迫害的学习班中,主持者是这样来论证我是“北、决、杨”的骨干分子的。他们说:鲁礼安是“北、决、杨”,朱洪霞是“北、决、杨”的总头,工总是“北、决、杨”的大本营。鲁礼安要见朱洪霞,得先报告,再由朱洪霞安排时间、地点,叫鲁礼安去接受接见。可你们聂年生要见朱洪霞呢?却是由聂年生带信给朱洪霞,要他在聂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去见聂年生,可见你们是“北、决、杨”的总后台。总之,在走资派的眼中,武汉的造反派都是“北、决、杨”,而鲁礼安也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打鲁礼安的目的仅仅是为迫害造反派找借口而已!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