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元:读后感

向下

小元:读后感

帖子  Admin 于 周一 二月 04, 2013 7:05 am

小元:读后感

看罢赵延昌和聂年生的材料,有这么个感觉:

其实赵延昌和聂年生这些造反派都是聪明能干,一身闯劲而不拘于常轨的年青人。这些人确实是人才。和我了解的一个前造反派头头也非常类似。

该头头和我父亲是同学,同事,好友皆运动场上的队友。他们都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工农家庭出身的小知识分子。文革期间是他们行业里第一个起来造反的人。后来很快就从单位造反派头头变成行业造反派头头。文革后期是该行业部门领导。抓“三种人”的时侯被“发配”到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单位。但这位老兄个性刚强,抓工作很有两手。并没有因为被发配而消沉。发配的那个单位原来并不为人所知。但他去了以后,把单位的各项事业搞的红红火火。职工生活也有声有色。几年下来就搞的全县皆知。不论是文革还是改革,他都能成为全县赫赫有名的人。和聂年生一样,这位老兄也是文体全才。他们单位招工,有文体特长的就容易被招上。印象很深的是他们单位的蓝球队,经常到各县参赛。几乎是打遍全地区十几个县无敌手。很有几分“全明星队"的架势。

在我的印象里,文革中上来的这批干部多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一批有知识,有能力,干劲闯劲十足的中青年干部。和我见过的很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幕气沉沉,官气十足的老干部形成鲜明对比。而且这些人多数都是工农家庭出身,对劳动人民满怀感情(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确立,就是受周围这部分人的潜仪默化而形成的)。在七十年代后期,这批人大多年富力强,将要迈入人生和事业黄金时期。我小时侯记的我父亲和他的同事们经常工作到深夜,太晚了干脆就在单位过夜(家里就全靠我母亲了)。第二天早上四五点起来几公里的越野长跑。到下午的时侯还要再来一场蓝球比赛。父亲当时既是单位一把手,又是蓝球队教练。每天都是全单位最早起床的人,几乎是最晚睡的人。父亲后来回忆那段时间说当时“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累”。抓“三种人”的时侯,我父亲受到一些牵连。但影响不大。比他的那位造反派头头的好朋友要幸运多了。

文革时期全县最著名的打砸抢分子在改革开放后荣任县看守所所长,姓白。抓“三种人”的时侯,被抓的“三种人”就有被送到这位白所长的手上。后来抓一贯道(一贯道解放后抓过,八十年代初也抓过),也有不少农村老头老太太被一绳子给捆进去了。再还有著名的“严打”。很长一段时期,我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同村的一孩子跑到县城街上和人家打架,被白所长亲手给捆了进去。捆人的时侯我有幸目睹了白所长的“真容”。印象颇为深刻。

就象苏鲁边河网友说的,文革是千人千面。其实我个人对文革的看法,主要也是跟着主流走的。我的父辈并没有告诉过文革是对还是错。但他们给了我最基本的价值观:什么时侯都要站在劳动人民的一边。还有就是热爱体力劳动和体育缎炼。并以劳动和做为劳动人民的后代而自豪。我本人对文革人识的转变,其实是在来到华岳以后。最早是无套裤汉。后来是萧喜东,老田和李宪源。再后来就是自己在网上乱找文革资料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和自己的家人谈过对文革的看法。如果他们知道的话,想必会是大吃一惊的。肯定不会理解儿子到了美国后反而变“左”了。

其实呢,很简单,他们当年无意中传给我的那个最基本的价值观起了作用。出国前,耳闻目睹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社会的变迁,我就对改革开放和执政党开始怀疑了。凭直觉感到它已经背叛了劳动人民,而向剥削人民的先富们投怀送抱了。无套裤汉当年写的东西虽然言语生硬无味,但其对资本主义批判的内容却是符合国内实际请况的。这是我对文革产生兴趣的开始。但那时我还是个看客。后来华岳大抓特务,“老兄弟们”群起而围攻无套裤汉。我在下边看着怎么越看越象电影里演的王明路线时期大抓苏区干部,和文革时期迫害老干部和知识分子的路数(呵呵。那时观宇的某些表现现在想来着实有趣)。忍不住就卷进了去。挺了老无一把。再后来看到了萧喜东,老田和李宪源的文章,还有他们收集的文革材料。又看过了胡温上台后的所谓“左转”和一干人等的“拥胡反江”。慢慢地形成了自己对历史上的文革和现实中的改革的看法。

这次挑起了对文革肯定和否定的争论。又学到了不少东西。意识到和我类似思想经历的人其实很多。很多人不表态并不等于没看法。只不过没说出来而已。有的网友偶而留个言,说的挺有深度。水平在我意料之上。看来在华岳上达到肯定文革的思想认识方面,距离已经不远了。当下宣传鼓动工作暂告一段落。多找些燃料,再进一步讨论具体问题。然后在其之上再加把火就差不多了。

小元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