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 公 自 叹 曲

向下

某 公 自 叹 曲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7, 2013 12:55 pm

某公自叹曲

(自度曲)

作者 季大全

【阉鸡打水带过花落去】【引子】

咯咯唧,咯咯唧,

老实吧唧,老实吧唧,

俺英明,俺伟大,

凭什么说我是神马东西?

俺是主席,俺是总理,

凭什么说我是神马玩意?

俺不服气啊,不服气……

俺死心塌地投降你,

无非想做个儿皇帝,

你说翻脸就翻脸,

一巴掌把俺打进了冷宫里,

太不仗义,太不仗义,

咯咯唧,咯咯唧……



咯咯唧,咯咯唧,

俺本也是雄赳赳打水扒灰的骚公鸡,

记不清是哪一年,

俺灵魂出窍迷上了葵花宝籍,

挥刀自宫,

梦想着哪一天老子天下第一;

谁料想,魂飞魄散本性弃,

再也屙不起三尺高的尿,

蹦不过三尺高的脊,

活脱脱一个黑了心的丧了家的没了魂的煽了卵的

断了脊梁骨的阉公鸡。

咯咯哒哒不成,

咯咯咯却咯成了,

不阴不阳不阳不阴的咯咯唧……



【蹦跶曲带过好运气】

咯咯唧,咯咯唧,

那一年,革命大潮卷山西,

俺也跟着唱起了进行曲。

你说这革命也真不容易,

一拨一拨的牺牲,

才换来人民的胜利;

可俺说,这革命也真容易,

你看俺,皮没伤一块,

血没流一滴,

从北到南,胜利如卷席,

俺瞎猫撞死鼠,

硬是撞上了好运气——

俺一屁股坐上了湘潭书记这把金交椅。

俺好得意呀,好得意,

升迁就像坐飞机。

莫心慌,别着急,

俺把窍门告诉你:

夹起尾巴装老实,

察言观色拍马屁;

俺天生就懂厚黑学,

从来不管神马思想还是神马主义。

俺这里早磕头晚作揖:

俺的亲菩萨吔,给俺好运气。



【跳加官】

咯咯唧,咯咯唧,

俺的命运也真济,

莫是俺家祖坟贯了气?

稀里糊涂糊涂稀里

俺几年就爬到了省委副书记。

俺好福气呀,好福气,

俺这地儿竟出了两位主席。

俗话说,十年难逢金满斗,

俺这运气呀,可是千年不逢万年难遇。

只要周旋得当,

小心在意,

加点餐,努点力,

再稍稍弄点儿小政绩,

俺自然就能往上爬,

不,往上提……



【投机曲带过连升三级两张皮】

咯咯唧,咯咯唧,

俺这里小算盘打的呱呱叽,

殊不知,北京城里风雷起,

文化革命的风暴振天地,

“我的一张大字报”,

恰是那晴空里响霹雳,

一下子,撕开了了那个、那个,

最大的走资派的假画皮。

革命无罪,

造反有理,

眼看着革命的烈火,

就要烧到自己。

俺急得是团团转,

就像那热锅上的黑蚂蚁:

莫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浪费了俺心尖尖的算计,

腰腿腿的努力。



咯咯唧,咯咯唧,

俺金鱼眼睛溜溜地转,

有了主意,有了主意:

既然那个刘已倒地,

再跟着跑,

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如,不如,

到这边来投投机……

记得,俺姥姥说,

当官就要赌运气;

俺姥姥还说,

冒险就能出奇迹。

俺姥姥还说,

命好运就好,

左右都得益。

快行动,莫迟疑,

表态就要占先机:

一声“支持造反派”,

一声“打倒刘少奇”,

再加一声更保险,

“誓死保卫毛主席”,

俺做梦都没想到,

三句口号换了个“连升三级”,

主任、政治局、副总理,

俺好欢喜,

俺好得意。

好几次梦里都笑醒,

咬咬手指头是真的。

俺听过鼓,看过戏,

从来不信观音老母玉皇大帝;

说书的无非是卖嘴皮,

谁见过真正的今古观奇?

俺就是现实版的“魏好古”,

--信不信,由你。

他那破轿子怎比的了俺的直升机?

且看俺,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阵风,就把俺刮到了北京城里。

你可别说不服气,

水平能力我不比,

要比咱就比造化比运气。



咯咯唧,咯咯唧,

老实吧唧,老实吧唧,

俺一生就信奉一个字,

--装,

装就装老实吧唧,

这可是俺的独门秘籍,

千金不卖,万金不易。

咯咯唧,咯咯唧,

俺现在是两张皮:

造反派,刚混的;

老干部,前书记。

打好两手牌,

耍好两张皮,

左右逢源,上下通吃。

拄拐棍的,背挎包的,

耍笔杆子的,拿枪杆子的,

俺不管原则,只搞关系,

先把位置坐稳,

再暗暗地寻找时机……



【政变经带过皮影戏】

咯咯唧,咯咯唧,

斗争正未有穷期。

文方唱罢武登台,

一齣一齣,无非是野心家的春秋戏。

叛徒、内奸、工贼,

折戟沉沙“571”……

接班人是个大问题,

用邓可谓权宜计。

不想矮子不争气,

一心只想搞复辟,

“永不翻案靠不住”,

中央决定要反击。

真该感谢天安门那些闹事的,

让俺轻而易举捡个大便宜:

--国务院代总理。

俺的斤两俺知道,

何德何才何政绩,

敢坐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金交椅?

不可莽撞,且慢得意,

老实牌,继续打,

虎狼爪,要隐匿……



咯咯唧,咯咯唧,

天塌地陷主席去,

八亿人民尽哭泣。

俺顾不上悲戚,

俺心里着急,

俺占的这个位置,

左右都不服气。

主席呀,休怪俺对不起你,

只怪这形势太诡异。

你是俺的大恩人,

俺不该忘恩负义。

可俺爬到这个位置不容易,

豈能轻易失去,

俺文韬武略不咋地,

玩阴谋俺还真是有诡计。

林彪的《政变经》,

俺是天天想,夜夜记,

王莽篡汉自立,

烛影斧声成谜……

俺抹一把儿眼泪,

想一番儿妙计:

主席还在时,

他们西山搞谋异,

如今顾忌已去,

眼睛里早就露出了杀机……

与其让当兵的都拿去,

不如合伙儿做生意,

我那个“第一副主席”,

可是个骗人的好玩意。

我正你副,

你满意,我满意,

大家都得意。

于是联手抓异己,

搞点儿恐怖不稀奇。

可笑眼镜们不量力,

拿起笔作刀枪,

就想搞赢那几个老兵痞?

一顶帽子,几把手枪,

就把他们送进了黑监狱。

俺一不做二不休,

为了江山稳固,顺利登基,

老子要反就反到底,

投降就得不留余地:

管他夫人子女,

统统,统统打进十八层地狱。

俺总算是,总算是,

惊惶惶上了丹墀,

颤巍巍接了玉玺,

屁颠颠坐了龙椅。



咯咯唧,咯咯唧,

俺政变成功本该喜,

却不知怎的,

食不甘味,寝不安席,

这蟒袍,这皇冠,这龙椅,

是骗的,偷的,还是抢的?

俺这心肝儿搁在半空里,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人们总说,红花后面有绿叶,

你可知道,那绿叶撑的没边际--

叫我怎生得意,如何神气?

“你办事,我放心”,

一张纸片儿,

被我拉成了大虎皮;

瞒得过大千世界,

却骗不了自己,

更遑论我们那位“总书记”。

俺的这辆三驾马车啊,

就像踏上了两块西瓜皮,

如今是,滑到哪里算哪里。



【冷宫曲带过赫秃驴】

咯咯唧,咯咯唧,

俺这里一会儿胆颤,

一会儿心悸,

实指望,绿叔叔,苟贤弟,

同病相怜,同舟共济,

一齐度过这两三年的危险期。

哪料到,口水儿粘不牢金交椅,

西方亮出了资本底,

枪杆子玩起了逼宫戏:

“你哪里来还得回到哪里去,

俺们可伺候不了你这儿皇帝。”

兀的可怜也么哥,兀的可怜也么哥,

俺这苦命啊,向谁说起……



咯咯唧,咯咯唧,

俺的命运也真不济,

刚把昔日的“战友”

--造反派通通抓进监狱,

自己却被打进了冷宫里。

恨就恨那小矬子,

今日得势,

全不念前日根基,

不是我签字,

怎么解放得了你?

俺求了老大,求老幺,

如今厚着脸皮再求你:

千万别,别拆了这皮影戏,

前台是俺,

后台是你——

有你一根细绳子,

俺又蹦跶到哪里去?



咯咯唧,咯咯唧,

俺肠子都悔青,

怪他们还是怪自己?

想起了前苏联的赫秃驴,

前辈啊,只有我理解你,

咱们是命运相同,心有灵犀。

你可比俺好,死了还有没有你的你的主义;

俺可怜见,剩下的只有,

形影相吊,茕茕孑立……



【魂飞曲带过噫吁唏】【尾声】

咯咯唧,咯咯唧,

老实吧唧,老实吧唧,

俺英明,俺伟大,

俺是主席,俺是总理,

俺爬上了巅峰,

俺坐上了龙椅;

这一切已成过去,

留下的只有回忆……

俺不满意呀,

俺不服气,

可俺到何处啊去说理--

好在俺还有这“接班人”的纸画皮,

破了自个儿補,

烂了自个儿理,

为的是,骗骗他人也骗骗自己,

不然,俺是一天也混不下去。

这不,今天是礼拜几?

俺还要去纪念堂--拜主席,

让他们看看我--咯咯唧。



咯咯唧,咯咯唧,

“走资派还在走”,

革命人民的呼声又响起:

“主席的半生心血,

共党的百年根基,

全葬送在这几个叛徒手里”……

哎呀呀,形势危急,形势危急,

我的妈耶,

他们可是要食我的肉,寝我的皮,

俺命休矣呀,俺命休矣。



问题是,俺即使到了那边,

活罪可免,死罪难抵。

主席不饶,烈士不依……

不寒而栗呀,不寒而栗。

俺是机关算尽,

反算了卿卿自己,

现在是,活也活不了,

死也死不起,

走肉一堆,行尸一具……

忽然,一阵狂飙从天起,

俺那魂魄儿吹得希那里,

托也无处托,寄也无处寄,

三魂渺渺,七魄兮兮,

上帝呀,俺往东还是往西?

老天耶,是一二三还是123(叨唻咪)?

哎呀呀,俺那魂魄儿已随风散去,

噫——吁——唏--

阿——陀——弥--



2011.11.11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