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蒯大富等聚会时的讲话

向下

与蒯大富等聚会时的讲话

帖子  Admin 于 周一 五月 20, 2013 3:00 pm

与蒯大富等聚会时的讲话

(2013年4月27日在清华文革团派北京聚会上)



周泉缨

2013.05.19





我在聚会中讲话时的照片

左起是汲鹏、蒋南峰、周泉缨、金品玮





经过我整理后的讲话内容



刚才听了蒯大富的讲话,我心里非常感动。

我在这次来北京之前不久,特意去深圳市人民医院看望做完膀胱结石手术的蒯大富,当时我问正躺在病床上输液的蒯大富:你经历了五次中风和这一次手术,过几天你还去不去参加清华校庆活动呢?蒯大富面有难色地回答我:这一回可能去不了啦!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五次中风经历和刚刚做完膀胱结石手术后的蒯大富,居然在没有自己亲人护送和陪伴的条件下,仍然出现在这次在京的文革团派聚会上,而且还吃力和口齿不清地讲述了他关于当今中国时政的十点看法。他作为文革群众领袖的那种冒死也要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和命运的精神,扎实地让我钦佩:蒯大富,你真英雄也!

为了呼应蒯大富刚才讲的“十点看法”,我今天也在这里也讲一讲我1997年顿悟和创生的无敌于当今天下的“统一论哲学思想”的十大观点:

第一个观点,人类社会是适应其外在自然环境的系统。

按照这个观点,通常人们讲的社会生产力的定义,应该是人类社会适应自然环境的能力。换句话讲,生产力,严格科学地讲,不是客观、唯物的一元化的生产力,也不是主观、唯心的一元化的生产力,而是人类与自然主客观统一或心物不二的二元化的生产力。

所以,人类社会的发展的根本动力,不是人类社会内在阶级关系的变化,即不是通常人们讲的阶级斗争,而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甚至从根本上讲,是人类社会外在自然环境的变化;借用西方宗教的讲法是“上帝创造人类并主宰人类社会的发展”。 “统一论哲学思想”称此为“外因决定论”。

请大家注意,我在这里讲的关于“统一论哲学思想”的“外因决定论”的第一个观点,是“统一论哲学思想”的最基本的观点。可以讲,“统一论哲学思想”的整个理论体系,包括它的哲学思想体系、经济理论体系和政治理论体系,全部都建立在这个观点的基础上。

第二个观点,人类社会是通过调整自己内部的三位一体结构关系去适应外在自然环境的。

所以,人类社会作为一种生命系统,其内在结构原则上是三位一体有序发展的。例如,人类社会的制度系统是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文化传统组成的三位一体的系统;又例如,人类社会的市场经济制度是“生产、交换和消费”三位一体的系统;再例如,人类社会的政治制度是“权威、民主个法制”三位一体的系统;还例如,人类社会的阶级系统也是知识阶级、财产阶级和劳动阶级组成的三位一体的系统。这就是“统一论哲学思想”的“三位一体论”。

很多人问我知识分子为什么是一个阶级的问题,似乎知识分子因为没有财产和不从事体力劳动就不可能形成一个阶级。其实不是知识分子客观上不是一个阶级,而是提出知识分子不可能是一个阶级的人们的思想,被错误的马克思主义或西方普世价值观束缚住了,因此失去了正确认识世界的自由的缘故。实际上,阶级划分只能依据是有关的人群对社会生产力贡献的方式。换句话讲,主要依靠人类的劳动功能支持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人群,统称为劳动阶级;主要依靠人类的集中财富的功能支持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人群,统称为财产阶级;主要依靠人类拥有知识的功能支持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人群,统称为知识阶级。

第三个观点,人类社会的经济制度是在社会生产力的推动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自发产生的。

实际上,人类社会的经济制度内在必然存在能够适应环境的历史合理性与不能适应环境的历史劣根性组成的根本性的矛盾;这对根本性矛盾在环境的支撑发展到了某种极限,必然会在环境的作用下全面崩溃或自发突变或顿悟为人类社会的新的经济制度;而新经济制度内在的发展逻辑,必然比旧经济制度的发展逻辑更加先进,因为新经济制度必然继承了旧经济制度的历史合理性、同时又抛弃或否定了旧经济制度的历史劣根性。这也就是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既能够保存连续性、又拥有不断升级的有序性的根本道理。通常“统一论哲学思想”将这个道理,称之为社会制度顿悟规律或新历史辩证法。

应该强调一下,“统一论哲学思想”发现的人类社会经济制度的突变或顿悟功能,不是人类的意志力能够控制和学习的功能,而是“上帝”(自然规律)赋予人类和人类社会的自在的功能;同时,人类社会经济制度的突变或顿悟功能,实际上也是人类社会所有事物必然拥有的自在的功能,因此突变或顿悟功能必然是人类和人类历史能够一直连续和有序发展之根本。这就是“统一论哲学思想”的“顿悟理论”。

正是依托“统一论哲学思想”的“顿悟理论”,我发现:美国1933年通过罗斯福新政自发构建成功了福利社会经济制度,后来通过二次大战全世界所有的发达国家又自发普及了福利社会经济制度;福利社会经济制度,作为国家控制的自觉发展的市场经济制度,与1933年前西方拥有的传统的资本主义自由发展的市场经济制度,在依托的生产力,内部主导的要素和主导的阶级等方面,是性质根本不同的两种经济制度;福利社会经济制度既继承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能够合理配置市场资源的历史合理性,又否定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因为金钱挂帅必然导致经济危机的历史劣根性。所以“统一论哲学思想”认定,现代人类社会实际上在1933年罗斯福新政自发构建成功了福利社会经济制度之后,实际上已经开始全面告别资本主义社会向先进的福利社会过渡了。

由于历史的原因,马克思主义始终没有发现人类社会的经济制度必然自发产生的社会制度顿悟规律或新历史辩证法,因此马克思主义在彻底否定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上人为创造了计划经济制度。结果马克思主义虽然有效地否定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必然产生经济危机的历史劣根性,但是同时也错误地否定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能够合理配置市场资源的历史合理性,从而导致计划经济支撑的社会最终因为不能适应现代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需要,而在人类历史上昙花一现。

第四个观点,人类社会正确的新政治经济思想,也是有关的知识分子,在对新旧经济制度自发交替过程的研究积累到了某种极限时,突然顿悟的产物。

例如,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们的创新思想,包括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思想,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思想,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的思想,就是封建社会经济制度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交替时期,人类通过有关的艰苦的研究顿悟发现的新政治经济思想;而我创生的“统一论哲学思想”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福利社会经济制度交替时期,人类通过有关的艰苦的研究顿悟发现的新政治经济思想。

第五个观点,人类社会的新政治制度,必然是新政治经济思想与理解和支持这种新政治经济思想的政治权威相结合推动下的政治改革的产物。

例如,中国的商鞅变法、英国的光荣革命、日本的明治维新、俄国彼得大帝的改革,乃至美国依托独立战争的政治权威与资产阶级的联邦宪法相结合的建国等——人类社会历史上所有成功的政治变革,无一不是有关的新政治经济思想与理解和支持这种新政治经济思想的政治权威相结合的产物。

第六个观点,人类社会历史上所有的被统治阶级的起义或革命,包括波澜壮阔的国际共运在内,必然通过“民主、暴力和复辟”的途径,最终走向失败。

为什么人类历史上反抗统治阶级的所有的奴隶起义、农民起义或无产阶级革命,都必然不可能构建适应先进生产力发展需要的新经济制度和新政治制度而最终必然失败?其中的根本原因有两个:第一,被统治阶级的群众的世界观不可能超越旧统治阶级的统治思想的束缚,因此被统治阶级的群众整体上不可能拥有能够有效变革旧政治制度的新政治经济思想;第二,即便被统治阶级群众中个别知识分子通过顿悟创生某种程度的新政治经济思想,被统治阶级群众也会按照人民民主多数原则将这些个别知识分子的某种程度的新政治经济思想镇压下去。在座的诸位都知道,我在文革中与众不同的大字报《四一四思潮必胜》就享受过被文革的人民民主镇压的待遇。

历史已经证明,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全过程,就是一个完整和典型的“民主、暴力和复辟”的过程;而中国革命的道路,从1921年共/产/党成立开始,到粉碎“四人帮”和恢复市场经济的那一刻为止,也完整地体现了被统治阶级的起义或革命必然失败的历史规律;至于邓小平通过镇压“***”继续改革开放,则已经不属于被统治阶级的起义或革命的历史范畴,而属于现代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改革的历史范畴。

第七个观点,***本质上是一个经济制度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制度问题,因为政治制度只能起到保证经济制度的有效性的作用。

众所周知,人类历史是所有的被统治阶级的起义或革命,无一例外地都是统治阶级的***发展到了某种极限所导致的。不过,人类社会对于***的看法一直在分歧中向前发展:

首先,以朱元璋开创的明朝统治者为代表,他们认定***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因此他们一方面残酷镇压***官吏,另一方面通过构建“皇帝、官吏集团和太监集团”三权分立和三位一体的政治体制反***。结果,明朝的官吏集团的***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被遏制,但是太监集团的***则更加不可收拾。

接着,马克思主义已经认识到了***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制度问题,所以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国际共运的各国确实依托绝对平均主义的计划经济制度,在某种程度上暂时性地解决了***问题。然而,由于计划经济制度本身阻碍现代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国际共运各国反***的暂时性的成果,也必然与整个国际共运一起,在现代社会历史上昙花一现。

最后,“统一论哲学思想”发现:***原则上是相对落后的生产力及其经济制度的产物,有史以来的***之所以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在相对落后的生产力及其经济制度的历史条件下,***仍然存在两个历史的合理性:一是***在某种意义上能够通过集中社会财富推动生产力向前发展;二是***能够改善或保障官吏及其亲属的生活;所以,现代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基本上解决了官吏***和人民革命之隐患,其根本原因,是美国在1933年通过罗斯福新政自发地成功构建了福利社会经济制度,后来世界上所有的发达国家又通过二次大战自发地普及了罗斯福新政自发构建的福利社会制度;因为,福利社会经济制度,在现代高科技生产力的支撑下,不仅能够满足人类物质生活需要,而且能够自如控制社会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从而完全能够历史地消除前面讲的自古以来在较低生产力条件下***的两个合理性。

所以,中国的改革开放要最终解决***和人民革命的隐患,从根本上讲,是必须成功构建福利社会经济制度,同时又能成功构建能够保证福利社会经济制度防止***的功能充分有效发挥的福利社会的政治制度。

第八个观点,正确区分和对待改革开放中出现的“法前***”和“法后***”是正确坚持改革开放中的反***斗争的关键,也是最终决定改革开放成败的关键。

中国改革开放中出现的大量的***现象,主要的或绝大多数不是历朝历代统治阶级走向没落时期的***,而是中华民族不自觉地通过探索和学习运用国家权力控制市场经济、从而谋求民族复兴的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代人类社会由资本主义社会向福利社会过渡时期的新颖的***。我之所以如此讲的原因,是中国改革开放必然首先发展现代高科技生产力,而现代高科技生产力原则上必须在福利社会经济制度的制约下才能健康发展,而中国在改革开放开始后的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只能逐步探索和学习构建福利社会经济制度,而不可能依托现成的福利社会经济制度,于是中国在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高科技生产力,必然首先无可选择地与改革开放刚刚恢复起来的不完善的市场经济的金钱挂帅原则相结合,其结果必然产生大量的无法可依或无制可循的***,所以我将这种***命名为“法前***”。

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证明,“法前***”由于其以史无前例的现代高科技生产力为动力,因此它的发展速度空前之快,同时它造成社会贫富悬殊的功能空前之强;不过“法前***”也存在其两个必然和重大的历史合理性:其一,它是我们成功构建福利社会经济制度的先导;其二,它的确“让一部分人首先富起来”,从而通过短短的三十余年在中国迅速形成一个颇具规模的新生资产阶级,而众所周知,拥有一个一定规模的新生资产阶级,对于中国构建福利社会是完全必要的和非常及时的,所以我讲“法前***”是中国改革开放中形成的新时资产阶级的“原罪”。当然,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尤其在***领导的中央之政令不出中南海期间,确实出现了不少的客观上有法可依,主观上无法无天的***,我称这类***为“法后***”。

所以,我认为,真正应该镇压的***,是“法后***”,而不是“法前***”。对于“法前***”的干部必须大魄力地解放;对于“法前***”造成的社会不合理的贫富悬殊现象,只能通过成功构建的福利社会经济制度去和平的逐步地消化;最后,对于新生资产阶级的“法前***”之“原罪”也必须无条件地赦免。只有如此中国的改革开放才能继续稳定有序地向前发展。相反,如果将“法前***”与“法后***”不加区分地统统镇压,那么搞得不好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有可能流产,中国共/产/党很可能会瓦解,甚至中华民族很可能重蹈苏联民族解体之覆辙。

第九个观点,适应福利社会经济制度的未来的新政治制度,不可能是西方现行的一人一票和多党竞争的民主政治制度,而是法制化的全民党一党执政的新颖福利社会政治制度。

人类社会进行政治改革或构建政治制度的标准,必然是人类社会自发产生的先进的新经济制度。二次大战以来的历史已经证明,西方发达国家现有的一人一票和多党竞争的民主政治制度,只能适应传统的资本主义自由发展的市场经济制度,而不适应西方发达国家现有福利社会的国家控制的自觉发展的市场经济制度下的经济全球化;日本奇袭珍珠港事件、9.11恐怖主义事件、中东的颜色革命和战争危机、美国的次贷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欧洲的次贷危机等,都明确地证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正如前面我已经讲的,人类社会的政治制度必然是“权威”、“民主”和“法制”等三个要素组成的三位一体的适应有关经济制度的系统,因此政治制度的内在结构到底以那一个要素为主导,同时三个要素的紧密程度又如何,不决定于任何人的主观意志,而决定了政治制度维护的经济制度发展的需要。正因为如此,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制度下,希腊的民主政治制度、罗马的贵族共和制度都不可避免地让位于君主制,而中国的封建社会一开始就是皇帝极权制;而在资本主义完全市场经济制度统治世界的条件下,民主政治制度则曾经成为无敌于天下的政治制度;最后,在现代人类社会向福利社会全面过渡的历史条件下,福利社会国家控制的市场经济制度决定了“法制”要素主导“民主”和“权威”要素的知识阶级的全民的党一党执政的先进的福利社会政治制度,必然主导或统治未来世界。

第十个观点,能够通过改革开放成功构建福利社会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中国,主导未来福利社会世界是历史之必然。

虽然,现代世界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发展的不确定因素还很多,例如美国为了继续维持其称霸全球的历史地位,其军事实力正在东移;因此日本正企图借美国军事实力东移之势,恢复本国的军国主义化;而短视的朝鲜则仍然不思改革开放之进取,而企图通过对外玩弄绑架中国的核恐怖把戏,对内继续维持其黑帮党的军事独裁统治。但是,现代人类社会的发展的总目标和总趋势是无法动摇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句话:什么样政治制度能够适应高科技生产力支撑下的福利社会的国家控制下自觉发展的市场经济制度,什么政治制度就能够主导现代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和现代世界政治的全球化。所以,只要美国等发达国家继续顽固地坚持已经过时的西方民主政治制度,那么它们退出主导现代世界历史舞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相反能够通过改革开放成功构建福利社会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中国主导未来世界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对我上述讲话的评判



【1】有关朋友在我讲话的照片下的评语

泉缨兄讲起话来永远是眉飞色舞和张牙舞爪的。

【2】叶志江对我的发言的评判

第一次听周泉缨的演说,印象极为深刻,可与之相比的是在银幕上看到的列宁和希特勒。语言生动、给力,夸张的肢体动作更加强了演说的感染力。如站在成千上万人聚集的广场上,一个领袖人物便如朝日般喷薄而出了。难怪他在文革时吸引了不少追随者,特别是女生。

读周泉缨的那些大部头著作,是很难有勇气读上十页的。不仅是因为理论的深奥,更因为语言的苦涩。但他的演说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生动,形象,理论和逻辑成了陪衬,当然也就易懂。你没有时间去思考演说的内容正确与否,只是被吸引着。记得多年前他在蒯大富的一次生日宴会上的演说,虽未身临其境,但后来读了,也觉得很精彩。

泉缨兄的演说让我知道了“文如其人”这句成语在他的身上是完全不适用的。

我建议他将他的演说原汁原味地贴在网上,不要增添任何文字,一定会吸引很多人。他很高兴,向我表示感谢后又用手比划着“咔嚓”(小DD),问我还生气否?

我说,多了彼此调侃的机会,高兴都来不及呢。

【3】我对叶志江的评判的回应

叶志江将我在北京与清华文革团派朋友聚会上的讲话,比作类似列宁和希特勒式的演说,甚至认为我的讲话“如站在成千上万人聚集的广场上,一个领袖人物便如朝日般喷薄而出了”,这无疑是为了向我表示友好的一种朋友之间的调侃。因为实际上,虽然我主观上不见得没有想当领袖的“野心”,但是我七十年的人生已经证明,命运决定了我根本就不拥有充当任何一个组织的领袖的缘分,甚至在我自己的小家庭里面,我也不是领袖人物,而是我的小家庭中的女领袖手下的一个不合格的兵。

不过,有一点到是被叶志江言中了:那就是未来福利社会世界真正的领袖人物,都必然拥有我的讲话所展示的知识阶级的世界观或知识阶级的领袖思想;当然,关于这一点,不是包括我和叶志江在内的任何人的意志决定的,而是“上帝”或社会发展规律决定的。

【4】叶志江提及的我当年“在蒯大富的一次生日宴会上的演说”

各位在座的朋友们:

今天是蒯大富60岁生日。我作为文革中老蒯的死对头和今天老蒯的朋友,能够为老蒯祝寿感到很高兴。因为我与老蒯今天坐到一起,主要是在展示文革中对立的两派知识分子,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完全可以成为朋友的历史事实。因此,我们大家一起给老蒯祝寿这件事,本身就体现了,我们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伟大的品性,体现了我们民族的一种伟大的精神。

如果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永远念念不忘相互之间的历史仇恨,始终没完没了地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那么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如果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在重大挫折之后,永远在痛苦和冤屈之中不能自拔,那么这个民族也是没有希望的!

相反,如果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敢于为了人类的进步,进行史无前例的试错实践;并且能够为史无前例的试错实践,承受一般的人类难以承受的挫折和痛苦;甚至还能够在承受这种挫折和痛苦的同时,继续顽强地以新的生活和新的成功去展示自己新的未来;那么这个民族是最有希望的民族,这个民族必然会成为未来和谐世界的中流砥柱!所以,今天我们大家一起给老蒯祝寿,意义非同寻常。

按照过去我们大家信仰的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我和老蒯应该一辈子永远斗下去,最后不是老蒯吃掉我,就是我吃掉老蒯。但是,今天我遵循的是,我在佛祖的“缘起说”思想启迪下创生的,当代最先进最正确的“统一论哲学”。按照“统一论哲学”,我与老蒯体现了文革试错实践的两个不可缺一的对立面;这两个对立面, 都以各自的方式,自觉或不自觉地,为我们民族结束文革试错实践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按照“统一论哲学”,文革是历史的必然,因此没有文革就没有改革开放,甚至就没有中国和世界的未来。

所以, 文革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试错实践的教训,不是知识分子不应该为了“解放全人类”去进行两派斗争,因为知识分子以两派斗争的方式去推动社会进行,是历史的必然。文革的教训是,知识分子不应该按照过时的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去错误、残酷地进行派别斗争,而应该按照当代最先进的“统一论哲学”思想,去正确、友善地进行派别斗争。

因此,我愿意借为老蒯祝寿的机会,重复一遍“统一论哲学”派生的政治主张:“全中国的知识分子、工农大众和有产者们联合起来,为构建人类共同发展的和谐社会而奋斗!”

最后,让我衷心祝贺老蒯的六十大寿!衷心祝贺老蒯和他的夫人、孩子幸福!谢谢老蒯!也谢谢大家!

周泉缨 2005年9月13日 于深圳蒯大富60岁生日宴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