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谈两条路线的斗争

向下

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谈两条路线的斗争

帖子  Admin 于 周五 五月 10, 2013 6:13 am

谈两条路线的斗争
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
1966.09.24




毛主席语录



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十六条摘录



党的领导敢不敢放手发动群众,将决定这场文/化/大/革/命的命运。



社论摘录



有两种相反的方针,两种相反的政策,两种相反的作法。一种是信任群众、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相信群众在运动中能够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热情地支持群众的革命精神和革命行动。另一种是,在革命的关键时刻,站在群众的对立面,压制群众。前一种就是执行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革命路线。后一种就是执行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反毛主席思想的错误路线。

对于错误的路线,必须坚决地抵制、批判、斗争。这样,才能使正确的路线得以贯彻执行,才能使文/化/大/革/命走向胜利。

──人民日报8月11日社论


同对待其他革命运动的态度一样,敢不敢放手发动群众,是能不能领导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标志。

这个决定贯串着的精神,就是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去掉“怕”字。……任何人如果不去掉“怕”字,就不能领导这个革命运动,甚至成为群众运动的绊脚石。

──《红旗》杂志一九六六年第十期


前 言



毛主席决定发表聂元梓等七位同志的大字报,象一声春雷,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但是,四个月来,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人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执行资产阶级专政,对起来革命的群众进行压制打击。甚至在中央公布十六条以后,有些领导人还公开和中央对抗,变本加厉地对革命群众进行围剿,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实行白色恐怖。其害非浅,流毒甚广。

这一切使我们深深感到这场文/化/大/革/命的阻力是很大的。这种阻力主要集中地体现在那些混进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纠合旧的社会习惯势力所贯彻执行的一条反毛主席思想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上。

遵循什么路线前进,将决定这场***的命运。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就必须彻底批判、肃清修正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就必须真正地、彻底地贯彻执行毛主席思想的正确路线。这就是两条路线的斗争。

下面,以我们学习十六条的心得,对两条路线的斗争,谈几点看法。



聂元梓等同志5月25日的大字报好在哪里?



“二十世纪北京公社的宣言书”好得很!值得反复读上几十遍!但是,你可曾想过,这张大字报究竟好在哪里吗?

“好在它敢于造反,充满了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

对!但是,聂元梓等同志为什么能够一眼看穿宋、陆、彭的大阴谋呢?要知道,如果看不出什么问题,有多少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也是白搭。

我们认为,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因为聂元梓等同志能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他们在阶级斗争的实践中,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有深刻的理解,从而对反***思想的错误路线有敏锐的嗅觉。宋硕的“加强领导”,“坚守岗位”,“积极引导”之类的鬼话,在许多人看来是平常的,甚至是“理所当然”的道理,却被他们一眼看出“这是十足的反对党中央,反对毛主席,反对毛主席思想的修正主义路线”。这就是害怕群众、反对群众、压制群众的路线。

宋硕等人清楚地知道,***的胜利就将是他们这群反革命黑帮的末日,他们极端害怕***的丑恶嘴脸,必然也在他们所执行的反***思想的修正主义路线上暴露无遗。他们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了空前强烈的抵抗。他们顽固地站在反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对起来“造”他们“反”的革命群众进行无情的打击,妄图把这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打下去。宋硕是如此,陆平是如此,匡亚明是如此,张承先也是如此……。总之,一切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及其保皇派无不如此!聂元梓等同志正是从这样一个根本问题上,勇敢地捍卫了毛主席思想,积极开展了两条路线的斗争。

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好也好在这里!!!

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革命的群众高举***思想的伟大红旗,发扬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努力提高毛主席思想的路线觉悟,就能够坚持毛主席所指出的正确方向,拨开一切妖风迷雾,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意味深长的变更



让我们再从一个意味深长的变更说起吧。

六月二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并发表了评论员文章: 《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其中有如下一段:

“对于无产阶级革命派来说,我们遵守的是中国共/产/党的纪律,我们无条件接受的,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毛主席思想,是我们各项工作的最高指示。”

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之后,《红旗》杂志第十一期重新发表了这篇文章,但对这段话作了意味深长的变更:

“对于无产阶级革命派来说,我们遵守的是中国共/产/党的纪律,我们无条件接受的,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对一切危害革命的错误领导,不应当无条件接受,而应当坚决抵制。毛主席思想,是我们各项工作的最高指示。”

这段意味深长的修改告诉了我们什么呢?亲爱的同志,你可曾深思过吗?



两条路线,两种领导,两类司令部



我们认为,上述意味深长的变更告诉我们,两条路线,两种领导的斗争,不仅在北京市有,在北大有,在航院有,而且从过去到现在,从地方到中央,一直是长期存在(参见《红旗》,杂志一九六六年第十一期社论)。

一条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敢”字当头,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放手发动群众起来大“造”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反”的***思想的正确路线。在这条路线的指导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轰轰烈烈地向前推进。另一条是“怕”字当头,害怕群众,不让群众起来造反(特别是“造”他们自己的“反”),只许群众在所谓“加强领导”、“积极引导”之下,规规矩矩,冷冷清清,一有“越轨”就立即压制的反毛主席思想的路线。

两条路线展开了尖锐的斗争,形成了几个月来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又一个风浪。请看看“5·25”以后的事实吧!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只能列出大事索引:

聂元梓等同志五月二十五日贴出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

陆平黑帮对聂元梓等同志疯狂围攻,一些领导同志也“怕”字当头,对这张大字报横加批评;

毛主席对这张大字报坚决支持,一声令下,电台广播,报纸发表,全面开花;

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起来造反的革命群众残酷镇压;派工作组,企图限制群众,把运动纳入框框,形成工作组与革命群众的对立,全国百分之九十的工作组,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

毛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些错误,撤消了工作组,并在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亲自主持制定了十六条。这是***思想的伟大胜利,是毛主席正确路线的伟大胜利。然而,一个半月过去了,从航院到全国,十六条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两类司令部(无产阶级革命的司令部和修正主义司令部)、两条路线(***思想的正确路线和反***思想的错误路线)的斗争更加尖锐了。那些高举***思想伟大红旗、坚决贯彻十六条、坚决捍卫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的革命左派,代表着无产阶级革命的司令部,正在团结广大革命群众,在我们伟大的统帅毛主席的亲自率领下,沿着正确的大方向奋勇前进。谁反对他们,谁就是炮打无产阶级革命的司令部,谁就是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破坏文/化/大/革/命。然而,那些顽固地执行反毛主席思想的路线的人们,也打着“红旗”反红旗,暂时欺骗了一些群众,组织起修正主义的司令部,阉割十六条的革命精神,对抗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到处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工农斗学生,压制无产阶级革命左派,妄图继续把运动引入邪路。

这是当前全国普遍存在的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的现实。这正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在当前的突出反映。

斗争还在继续,还在发展……。



两条路线斗争中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在两条路线的斗争中,包含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必须严格区分开来,用不同方法来处理。

那些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这场无产阶级***打击的重点。由于他们过去犯下了种种滔天罪行,因此,在***中,他们必然极端害怕群众揭露他们,必然找各种借口压制群众,打击群众。他们采用转移目标,颠倒黑白的手段,企图把运动引向邪路。当他们感到非常孤立,真混不下去的时候,还进一步耍阴谋、放暗箭、造谣言,极力混淆革命和反革命的界限,打击革命派。注意:害怕群众,打击群众,这就是他们在文/化/大/革/命中必然的突出特征!他们之所以被揪出来,往往是从这一点上开始自我暴露的!你要革他们的命么?那你就要紧紧抓住这个特征!敢摸“活老虎”的屁股,管他是什么“老革命”、“老上级”,只要他压制革命,就要大造其反!就从这一点上发起猛攻,冲破压制,打开缺口,把权夺回来,然后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夺取胜利!聂元梓等同志不正是这样做的吗?我们揪出我院黑帮分子周天行之流,不也是这样干的吗?

如果觉得他们是“老革命”,“老上级”,“老正确”,就丧失了阶级斗争的观念,对他们明明露出来的这个狐狸尾巴,视而不见,或者不敢造反,那我们就会犯绝大的错误,就会有放跑牛鬼蛇神的危险!

有些单位或工作组的领导人,他们主观上还是要革命的,也能够领导群众革几下别人的命,甚至揪出几个牛鬼蛇神。但是由于他们平时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又热衷于高高在上,脱离群众,做官当老爷,他们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害怕群众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因此,他们总会在关键的时刻压制群众,犯方向、路线性的错误。革命群众对这种错误的领导,虽然不是打倒的问题,但是必须同他们的错误路线进行坚决的斗争!

还有很多单位的负责人(这里包括有些在工作组撤消之后,从群众中产生出来的文革领导人,当他们是普通一兵时,也许他们勇敢地战斗过),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缺乏认识,对于这场伟大斗争的领导,很不理解,很不认真,很不得力,处于软弱无能的地位。他们同样是执行着“怕”字头的错误路线。革命的群众应该严格地要求他们,热情地帮助他们,促使他们挺起腰杆,“敢”字当头,领导好运动。如果有些文革领导人老不争气,老落后于群众,以至于成了绊脚石,那就只好抱歉了,罢免他们,让他们重新以普通一兵的身份在大风大浪里经受锻炼,提高觉悟。

上面,就是十六条中所说的后三类领导。他们执行的路线,都是违反毛主席思想的路线。我们在同这条路线斗争时,必须严格把二、三类同第四类区分开来,分别对待。然而,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执行了这条“怕”字当头的错误路线,就都要坚决抵制、坚决批判、坚决斗争!任何折衷主义、空喊团结,和稀泥,抹光墙的态度,实际上就是站到了错误路线的一边,我们也要坚决反对!

必须充分注意到:矛盾的性质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在当前,那些执行了错误路线的领导对自己的错误抱什么态度,广大群众对他们的错误抱什么态度,是转化的关键条件。只有坚决的斗争,才能促使向好的方面转化,防止向坏的方面转化。对待革命的群众运动抱什么态度,从来就是区别无产阶级革命家和资产阶级革命家的分水岭。在当前这场史无前例、触及每个人灵魂的大革命中,每一个领导者都更要重新受到检验。如果第三类领导能够认真地进行自我批评、改正错误,就能被群众所谅解。如果他坚持错误,变本加厉地继续压制群众,不管他过去“功劳”多大,职位多高,只能是文/化/大/革/命的罪人,只能从量变到质变,堕落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变成打击的重点对象。躲也好,压也好,多顽固一天,就多记一笔账!我们决不能轻易放过他们,一定要估计到矛盾可能转化,用最坚决的斗争促使他们悬崖勒马;如果他们顽固到底,那就只有斗争到底!这种斗争完全属于正确的大方向!



两条路线,两种结果,两个前途



毛主席教导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要解决的根本矛盾,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矛盾。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斗争那些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大搏斗!我们一定要牢牢掌握这个斗争的大方向!

但是,斗争的大方向,不是少数几个孤家寡人所能掌握得了的。只有那些紧密地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善于走群众路线、善于集中群众的智慧的领导,才能和广大群众一起,掌握好斗争的大方向。因此,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就必须同时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这就是阶级斗争和两条道路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对于坚持错误路线的一小撮当权派,就必须先夺权,才谈得上正确地进行斗、批、改!

作为一个领导者,即使还是要革命的,但是,如果执行一条不相信群众、脱离群众、害怕群众的路线,那末:

在打击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战斗中,由于不能放手发动群众,就不能彻底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让广大群众运用充分说理的办法,从政治上、思想上把敌人彻底斗倒、斗垮、斗臭,而只能少数人瞎忙,大轰大嗡,形“左”实右,斗而不倒;

对极少数别有用心,企图在群众中制造分裂、制造混乱的混蛋,由于不能放手发动群众,就无法予以揭露和孤立,就不能使他们处在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的广大群众的众目睽睽之下和层层包围之中,就可能对他们欺骗了一部分群众的现象听之任之,熟视无睹,甚至自己也上了他们的当;

在对待广大干部的政策上,由于不能放手发动群众,就无法在充分摆事实的基础上区分四类干部,区别对待;由于心里没底,又不依靠群众,就不敢放手让干部们为自己申辩,就会一律采取高压政策,只敢打“死老虎”,不敢打“活老虎”,形“左”实右,一方面把人民内部矛盾搞成敌我矛盾,一方面又可能使尚未充分暴露的牛鬼蛇神蒙混过关;

在对待广大革命群众的态度上,由于不是彻底地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因此只能和与自己意见一致的一部分群众合得来,而和另一些群众合不来,只爱听恭维话,不爱听批评话,当受到群众批评时,就反感,就暴跳如雷,怨气冲天,就怀疑这些群众受坏人挑拨,对于群众中思想意识的问题,不是相信群众自己能够教育自己,而是对他们看不顺眼;对于群众中涌现出来的新事物,只要出了自己头脑里的框框,就觉得别扭,觉得“危险”,就会纵容甚至挑动一部分群众斗争另一部分群众,组织围攻,犯严重的方向性错误;

在对待自己的“老上级”,“老战友”,“老部下”等等的缺点错误上,由于不相信群众,就只相信他们,就偏心,当群众起来揭发他们的问题,甚至烧到自己头上时,就大发雷霆,大骂群众对“老革命”不尊敬,大骂群众“要把革命同志打成‘反革命’”,“要炮打无产阶级当权派”,就会完全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压制群众,包庇坏人和犯有严重错误的人,对群众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

最后,还有一条,在对待两条路线的斗争上,由于自己执行了一条害怕群众的错误路线,当然就会对群众起来批判错误的路线感到莫名其妙,“小题大作”,不可理解,埋怨群众“揪住老革命不放”,指责群众“脱离了斗、批、改的大方向”,而千方百计加以阻挠,强调要“一分为二”、“总结工作”、“肯定成绩”、“指出缺点”,使错误路线得以继续流传,使毛主席思想的正确路线无法贯彻。

总之,如果执行一条害怕群众的错误路线,就无法彻底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无法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分不清谁是我们真正的敌人,谁是我们真正的朋友。在一方面,对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瞄不准,打不狠,揪不干净,斗不彻底;在另一方面,又会出现斗争一切干部,斗争群众的严重现象,这种人,总要迷失斗争的大方向!

这些,都是我院几个月来活生生的历史证实了的啊!

其前途如何呢?文/化/大/革/命就必然走过场,革命造反精神就不能万岁!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就会重新登台。“照此办理,那就不要很长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这是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怕”字当头的路线,是代表了被打倒的剥削阶级利益的路线!

只有坚决执行“敢”字当头,放手发动群众的路线,才能彻底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才能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无产阶级的当权派坚决支持,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狠狠打击,捍卫无产阶级专政,取得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胜利!

“敢”字当头,放手发动群众的路线,是代表了广大工农兵群众,广大革命人民根本利益的路线!

两条路线,两种领导,两个结果,两个前途。除此以外,还有别的路线,别的领导,别的结果,别的前途吗?没有了!



航院两条路线的斗争



我们北京航空学院文/化/大/革/命到底贯彻着怎样的路线呢?两条路线斗争的情况又是怎样呢?

航院文化革命有三次两条路线的大斗争,毛主席思想的革命路线是在不断地和错误路线斗争中得以贯彻执行的。

第一次大斗争大致为六月八日以前,黑帮分子王恒、周天行把持下的院党委积极追随前北京市委修正主义集团和忠实执行××单位(我院的顶头上司)的指示,贯彻着一条反***思想的错误路线,不许群众造反,造反无理。这些人有些奇怪的逻辑,就是只能群众自我批评,不能揭发领导的问题;一反对他们,就是什么“反党”。因此,每次运动,从来整不到王恒、周天行之流的头上。有些党员、干部、群众,也习惯于按顶头上司的指示办事,却不习惯于按最高指示办事,更谈不上揭发顶头上司中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了。“无限信赖院党委”就是谬论之一,因此群众就根本没有充分发动起来过。这条压制群众的反毛主席思想的路线,保证了王恒、周天行在我院顺利地贯彻了一整套修正主义路线,培养控制了一批供他们使用的“驯服工具”。

我们再来听听××单位某些领导人在五月份对我院文化革命的指示吧!

“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对群众要进行正面教育”,“群众、学生可能对院领导提出批评,怎么办?不引导。”“青年学生容易激动,要正面引导,抓活思想。”“总支以上的干部这一点一定要清醒,党委要掌握对敌斗争。”等等。这些话怎么这样熟悉啊!一查,对了,怎么和宋硕的那些黑指示相似到这等地步!难道你们和院党委精心策划的转移目标的“红专大辩论”就是什么“正面教育”吗?你们支持院党委向革命左派进行围攻就是“正面引导”吗?你们到底要加强谁的领导?你们要把群众运动引向何方?在这革命的关键时刻,站在群众的对面 ,压制群众,打击左派,包庇右派,你们贯彻的是什么路线?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你们搞些什么鬼?

那儿有压迫,那儿就有反抗,***思想的阳光任何人也遮挡不住!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犹如一声春雷,造了错误路线的反;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把大无畏的革命造反精神解放出来了。我院一批本来不出名的青年学生成了勇敢的闯将,他们摆脱一切束缚、框框,向院党委发动了猛攻,及时识破了一切阴谋鬼计,把矛头对准了黑帮分子,他们执行的就是毛主席思想的革命路线!

第二次大斗争,就是毛主席思想的革命路线和以××单位×局副局长赵如璋为首的工作组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

在××单位某些负责人策划下,工作组在航院的五十多天的时间里,贯彻着一条右倾机会主义路线。

当群众把矛头指向黑帮分子时,就是赵如璋提出:“谁有问题就揭谁的问题,有什么问题就揭什么问题”这一极端错误的口号,大搞“全面开花”,以此来对抗中央的“两集中、三开火”的指示,挑起了群众中的混战。

也是赵如璋,不相信群众,压制群众,依靠、依赖中上层干部,反对主力军学生开进三大部(政治部、院务部、教务部)去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

还是赵如璋,多次转移斗争锋芒,人为地制造低潮,企图把运动引入歧途。

在这关键的时刻,革命师生看清了工作组是什么样货色,就把火烧到工作组和××单位,要“造”他们的“反”。这时,赵如璋看见贴了他的大字报,就脸色发黄,浑身出冷汗。而当他惊魂稍定之后,就公然挑起一场群众斗群众的“大辩论”,给革命同志戴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对革命群众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实行白色恐怖。

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被打了下去,运动又纳入了“造反无理”的轨道。但是,用毛主席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师生对这条错误路线进行了坚决的抵制、斗争。

又是一声春雷,毛主席一声令下,撤走了工作组,把革命的大无畏精神重新解放出来了。

可是,人们没有料到,在“造”了工作组的“反”后,在十六条公布以后,又碰到仍然坚持“造反无理”的筹委会,第三次大斗争,就是和没有工作组的工作组路线的斗争。

这次斗争比以前两次斗争更加复杂,曲折,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斗争交叉着进行。××单位某些负责人纠集院内守旧势力,极力反对革命师生对工作组错误路线的批判,对彻底批判错误路线的红旗战斗队进行一次次新的围攻,某些扒手竭尽造谣、诬蔑之能事,企图把红旗战斗队打成“反革命”。老实告诉你们,这完全是痴心妄想!

航院革命左派的队伍在两条路线的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并且组织起来了!在斗争中,路线觉悟不断提高,每个红旗战士都决心要为捍卫毛主席思想的革命路线而勇敢战斗!



立足航院,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四个月来,特别是十六条公布以后的斗争实践,使我们深刻地体会到,“文化革命既然是革命,就不可避免地会有阻力。……这种阻力目前还是相当大的,顽强的。”“这种阻力,主要来自那些混进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同时也来自旧的社会习惯势力。”从中央到地方所存在的这条反毛主席思想的错误路线,就是这种阻力的集中表现。

四个月来的斗争实践也告诉我们:阶级觉悟不是空的,阶级感情不是空的,要有高度的无产阶级觉悟,要有强烈的无产阶级感情,必须对毛主席思想的正确路线具有高度的自觉。

***思想的正确路线和反***思想的错误路线的斗争,贯串在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的整个历史过程中。中国革命的胜利,就是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的胜利。民主革命是这样,社会主义革命也是这样。远的不说,六二年反对右倾倾向和***年反对形“左”实右的斗争就是明证。正如《红旗》杂志社论所指出:“我们的每一步的前进,都经过粉碎阻力的斗争”,“这一切,都是经过同错误倾向,错误路线的严重斗争而取得的。这一切,都是毛主席思想的胜利。”

当前,又到了一个捍卫毛主席思想、捍卫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的紧要关头!

全国范围内,规模这样广阔,影响这样深远的两条路线的斗争,就是单靠党中央几个领导人就能解决的吗?捍卫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就没有广大群众的事吗?我们难道仅仅是具体地按照布置来斗几个已经揪出来的黑帮,而对我们的领导执行什么路线却不闻不问吗?不!黑帮分子我们要斗,反动学术“权威”我们要批,教育制度我们要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我们更要坚决捍卫!

毛主席告诉我们:“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一定要努力提高路线觉悟,用人民战争来捍 卫毛主席的正确路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群众性的捍卫毛主席思想的伟大斗争!在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这场斗争在党中央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而它在全国的彻底胜利,只有靠广大革命群众才能完成!

我们红旗战士是捍卫毛主席思想伟大红旗的红卫兵,首先是捍卫毛主席正确路线的红卫兵!

我们誓死保卫毛主席,首先要誓死保卫毛主席的正确路线!

毛主席向我们发出了伟大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最最敬爱的毛主席,您放心吧!您的伟大号召,我们牢牢记住了!

那些大肆歪曲事实、偷换概念,指责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院外”、“不务正业”的论调,说穿了,就是要我们做半截革命派,要我们只“关心院内大事”,做只看见鼻子底下事物的目光短浅的庸人。不!办不到!一千个办不到!一万个办不到!我们是无产阶级的世界革命者!我们所念念不忘的,绝不仅仅是一个航院变不变颜色的问题,而是中国变不变颜色的问题,是世界历史会不会大倒退的问题!

最最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向您宣誓:

我们一定不辜负您的殷切期望,立足航院,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放开眼界看未来,坚定不移向前进!

我们不怕当少数,不怕受围攻,不怕带“右派”、“反革命”的帽子。为捍卫毛主席思想,上刀山,下火海,我们在所不辞!

头可断、血可流,捍卫毛主席思想的决心不可丢!我们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对错误路线的斗争决不能停止!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我们一定高举毛主席思想的伟大红旗,跟着您在大风大浪中前进!坚决捍卫您的正确路线,沿着这条路线,彻底完成“一斗、二批、三改”的伟大任务,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战无不胜的毛主席思想万岁!

光荣、伟大、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后记



《谈两条路线的斗争》原是我院《红风》战斗组九月十四日写的一张大子报。大字报一出,立即受到我院红旗战士和外地来京广大革命师生的热烈欢迎,并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根据大家的批评意见,《红风》战斗组又重新进行了修改,于九月二十日贴出了修改后的大字报。这一次,再由部分红旗战士进行了修改,写出了此稿。热烈欢迎革命战友们继续提出批评意见。

但是,也要指出,直到目前,还有一些同志对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很不理解,或者根本不敢去理解。更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大概是由于此文触及了他们的灵魂,就拼命反对,想尽办法诋毁这篇革命的大字报。他们先是抓住这篇大字报起草小组里个别成员的出身问题及过去存在的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错误,行尽歪曲、造谣、诽谤之能事,发起大规模的人身攻击。但是,这种最卑鄙的作法,恰恰暴露了他们在真理面前无能为力的可怜相。人身攻击不成,他们就极力歪曲作者原来的观点,企图把这篇革命的大字报打成“毒草”,说什么“你们抹煞了阶级斗争”、“你们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你们炮打无产阶级的司令部”、“你们是运动的阻力”、“你们要转移斗争的大方向” ……,等等,等等。“资产阶级右派”“反革命”的大帽子接连飞来。但可惜的是这些帽子都戴不到我们头上,还是物归原主,请他们自己留用吧!

对于这些论调,我们在此不一一驳斥了。看来,此文所到之处,都可能会遇到上述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切革命的同志,都应当对两条路线斗争的艰巨性作好充分的估计,准备在围绕两条路线斗争的大辩论中,捍卫伟大的毛主席思想,夺取新的胜利!

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斗队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四日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